第五章人鱼公主(17/115)


客栈安静的单人房间,木制的天花板上一只八脚蜘蛛匆忙从一端爬到另一端缝隙中,消失不见。下方,并不宽敞的室内,硬是挤下了六个人。没错,是“六“个人,除去原本的五人团体,多出来的是一个一头红发、皮肤黝黑的少年。此时的他满脸的崇拜和激动,兴奋的不停的说着,“哎呀,我就说英雄们一定可以活下来的,你们真是太太了不起了,我真的是太钦佩了……“文森头疼的捂住了额头,月灵也苦笑的移开视线,风歧压根就当没听见,坐在一旁的窗口上,望着外面渐渐泛白的天空。只有风岈和琉璃饶有兴趣的拉着这位阔别的男孩喋喋不休,他,不是别人,正是安平号上的小海是也。等了半天,聊的火热的三人仍然没有停下歇息的打算,无奈之下,月灵只有向一旁的文森问道:“你们是怎么遇到他的?“文森闻言,露出一抹苦笑,说:“出现奇怪的爆炸后,我们向回撤的时候,在一片树丛里碰到他的。““奇怪的爆炸?“月灵立刻切中的关键点,“难道那场爆炸不是你们搞出来的?!““不是,“文森摇摇头,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,“我以为是你们……“说到这里,两人的目光同样看向那位红发男孩,交谈热烈中的他,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“都闭嘴,我有话要问。“月灵一张口,立刻把大家的情绪冷却了下来,琉璃和风岈乖乖的闭上了嘴,把那个将要被询问的男孩小海让了出来。在海上讨生活多年的小海,自然惯于看人脸色,只这一下,他就发现了,对面这位漂亮高贵的公子,才是这几人的中心人物。他连忙笑着说:“这位英雄,请问您有什么问题?“月灵盯住他的眼问:“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,那场爆炸又与你有什么关系?““我……“小海浑身一震,忽然回想起什么,脸上的笑容当下垮下来,露出焦急的神态来说:“看我都给忘了,湘湘被他们抓去了,求求大家救救她!““湘湘?湘湘是谁?“风岈好奇的在一旁问道。“湘湘是我最近认识的一个女孩,她被那所宅的人抓了……对了,当时她一碰到那个红乎乎的东西,突然就爆炸了,然后,我就被弹到山坡下的树林里,结果就遇到英雄们了……“小海带着哭腔断断续续的说着,话语虽然很不连贯,也足够他人组合出事实的原貌了。这个水手男孩在几天前认识了一个女孩,也就是引起那场让他们行动功亏一篑的罪魁祸首。文森下意识推了推眼镜,问:“你们半夜去那所大宅做什么?“小海挠挠头说:“湘湘说她家的一项宝贝被人偷了,所以她要偷回来。“他的神情腼腆,提起那个“湘湘“来,不自觉的脸颊两旁浮起一片红晕,看来,他真的很喜欢她,要不也不会甘愿为她冒险。根据以上资料推断,却得到了一个不太好的结论,沉默中,文森开了口:“我想我有了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,大家想先听哪个?“琉璃怯生生的回答:“可不可以都不要听?“按照三年来冥塔生活的定律,凡是这种问题的答案,都没有什么好事。文森压抑住翻白眼的冲动,优雅的笑道:“不行。““反正都要说,哪个在前面不都一样,狐狸,你废话个什么劲。“风岈懒懒的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,嘲讽道。文森翻白眼的冲动到底没压抑住,最后叹了口气,一鼓作气说:“好消息就是我们找到那位人鱼公主了,坏消息就是,她就是那位被人抓走的湘湘姑娘。““哎……““湘湘是人鱼……“几声惊呼此起彼伏。文森不顾对面惊诧的脸孔,继续说:“所以我们接下来的任务将是,从那所大宅里,把秘宝和湘湘一起偷回来……““等、等一下,“风岈挥挥手,打断文森的话语,说:“你是不是太武断,凭什么说那个湘湘就一定是人鱼公主?““就凭她的出现,目的,和引起“炎之守护“的爆炸,这几点。“文森老神在在,“如果你不信走势图分析,可以等明天的消息。“此时走势图分析,靠在窗口走势图分析,半天不发一语的风歧突然开口:“天亮了……“窗外,橘红的晨光从大海尽头喷薄而出,海水上一片金光灿烂,天涯镇上四处可闻公鸡打鸣的嘹亮声音,整个小镇,苏醒了过来,“明天“已经到来。再次跑了一趟盗贼公会,风岈回来的脸色沉沉,似乎心情相当的不好。坐在客栈大厅悠闲吃着早餐的众人,远远的招呼着他过来一同进食。风岈抓过一片面包,忿忿的大咬了一口,瞪视着对面的文森,口齿不清的说:“死狐狸,算你这次赢。“相对于风岈的粗鲁,文森的吃相则是无比的优雅,尽管只是简单牛奶、面包,他仍然动作优美好似在参加豪华盛宴。他吞下最后一口面包,抬起眼,问:“消息是什么?“风岈白了他一眼说:“今晚的拍卖会增加了一项稀有罕见的昂贵拍卖品--一条美丽年轻的人鱼。“月灵放下手中的餐具,直接问:“拍卖会?怎么进去?““唔,那个啊,据说需要请柬,“风岈用力咽下一口牛奶,说:“不过,凭我贵宾的身份,我可以从盗贼公会那边捞来一张,正好可以带四个人,不过恐怕我们最好伪装一下。““我要去,我要去哟……“琉璃连忙举手声明。风歧突然说:“那个男孩怎么办?““没办法啦,“风岈无奈的耸耸肩,“只好请他在客栈里等啦,反正我们把人救回来,他就可以看见了。“几人再无言语,今夜拍卖会,将成为一切的关键。夜又匆匆降临,月的清辉温柔的抚摸着大地。天涯镇上褪去了白日的尘嚣,却没有了昨夜的宁静,镇南端的一条街道上灯火通明,一辆又一辆马车行驶的蹄声连绵不断,为今夜的繁华敲响了序幕。又一辆四轮马车在街道中央一处灯光格外明亮的门口停下,虽然从镇子顶北端步行到这里,需要的不过只是二十分钟,但是要的就是这种气派。这一辆马车与前面的格外不同,拉车的两匹骏马雪一般浑白,不夹一根杂色,缓慢的踱步而来,体态上透着一种贵气的优雅。身后的马车采用了坚固的杉木构造出宽敞的车厢,外层被漆成了纯黑色,显现沉稳和厚重。车门打开,率先跳下来的是一对少年男女,男孩一身白色金边的短衫和长裤,女孩一件桃粉色的长裙系着小巧的白色围裙,款式简洁,在灯光下衣料却反射出华美的色泽。金发的少年和栗发的少女在车门前躬身而立,显示出他们的身份--侍从和侍女。接着,一个年轻男子走了下来,头戴一顶宽边斜檐帽,一侧垂下深棕的流苏,一张斯文苍白的脸上,带着一片单片眼镜,一身深蓝衣袍的第三个扣眼,可以看到一道细细的金链搭扣其上。这是贵族私人秘书的典型打扮。他缓缓走下来,也让到了一旁,等待着车中最高贵的主人。而众人的视线也不禁为这份豪华贵气的排场吸引,四面八方看了过来。一只白晰尊贵的手搭在了金发侍从等待已久的手腕上,踩着搭制好的两层木梯,走出一位年轻人,他身着黑色礼服,简洁高雅,一头乌亮的长发在脑后编成发辫,露出光洁的额头,深邃的碧眼。他有着一张让人妒忌的俊美脸孔,白晰的肌肤透着玉色的光泽。他的神情透着难以言喻的高傲,只有真正悠久的贵族血统中,才能积蕴如此的高贵。这样出凡脱俗的人儿,一下子就吸引了全部的视线,因此几乎没有人注意到,在他身后跟出了一名黑衣劲装的高个男子,一顶黑纱的斗笠遮去了他的容貌,只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冷冷的寒意。“艾尔帕兰的拍卖会,是在这里举行吧?“年轻人开口问道,声线略微低沉,却甚是好听。站在门旁看呆眼的一名瘦削男人回过神来,急忙诚惶诚恐的答道:“是的,这里就是艾尔帕兰大人组织的拍卖会,请问这位大人可有请柬?“年轻人眼光一扫,金发的侍从连忙从怀中掏出一张淡金色的请柬,递了过去。男人仔细的检查了请柬, 新疆11选5中奖查询然后毕恭毕敬的递了回去, 新疆11选5官网淡金的色泽证明面前这位年轻人, 新疆11是被奉为贵宾的大主顾, 广西快3哪里想到这根本是盗贼公会为大陆第一通缉犯“无双大盗“搞到的贵宾待遇。而这群被礼让进身后门户的五人,正是月灵一行人。穿过一条向下延伸的黑暗通道,来到一间地下大厅,数百个整齐的座位排列在一起,此时已经陆续坐满了前来的客人,前方木制的枱子上面除去一张铺了紫色天鹅绒的桌子,空荡荡没有半个人影,后方的深红色帘幕低低的垂着,没有因为大厅的喧闹,而泛起丝毫波动。月灵的唇角泛起一抹笑意,在她看来,这个地下会场的模样,倒像是一座没开幕的歌剧院,只不过在接下来的时刻中,台下的“观众“也将属于粉墨登场的一员。“几位大人这边请。“一名短褂平头的小厮来到了近前,恭敬的指引他们走向另外的方向。在围绕着木台的上方,有着一个个的宽敞包厢,这显然是为了贵宾准备的。月灵等人被安排到了西侧的一个包厢中,透过丝绒的帘幕,可以清晰的看到下方木台上一举一动。距离正式开场似乎还有一段的时间,大厅中人声鼎沸,各式的方言和粗鲁不文的呼喝时有响起,而各个贵宾包厢中却都安静悠闲,不时有仆从送上拍卖目录和瓜果饮料。月灵从“侍从“风岈的手中接过那本拍卖目录,看似随意一翻,已经搜索了一遍自己想要的东西,她扬起眉,对着另一侧的“私人秘书“摇摇头,文森心领神会,微笑着对门口侍立的小厮说:“我们少爷听说这次拍卖会会增添意想不到的物品,不知究竟是什么?“说罢,顺手将一枚金币塞进了小厮的手中。小厮的脸上立时露出谄媚的表情,回答:“本次拍卖会的确新增添了一件十分罕见的拍卖品,据说是一条小人鱼,相当的漂亮可爱,您可知道,就算在这海角之地,人鱼也是一件罕见的商品,如果大人们有意,不妨关注到最后。“小厮恭敬的行礼退出了包厢,风岈刚要开口说话,却被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。他只好不快的抿抿唇,行事他侍从的职责,把包厢门打开。出乎意料,门外站着一个白衫黑裤黑人侍从,他送来了一张红金色的名帖。文森接过打开,里面散发着淡淡香气的花纹纸上写着“拜会东方月公子“,下面的落款是“零·艾勒耿斯子爵“。“东方月“是月灵专门为这次拍卖会捏造的身份,东方家族是原虚月国有名的豪门贵族,据她所知,在南宫默登基后,东方家族依旧维持了豪门的地位,而她现在使用的身份就是这个豪门旁支的子孙。“艾勒耿斯?“月灵接过名帖,略一思索,回想起来,这个不是北方泰雅国王族的姓氏?他大约是注意到了他们豪华的排场和非同一般的气质,想要结交一番,这也是出外游历的贵族们常做的事情。她转过头,对着门外等候的黑人侍从说:“你家大人的意思我领会了,拍卖会后,我会去亲自回访。“黑人侍从鞠躬而去,包厢大门合拢。风岈急忙开口,问:“那个艾勒耿斯是谁啊?“月灵晃了晃食指,答:“一个无关紧要的人。“风岈恍然大悟,是啊,拍卖会结束后,他们早就溜之大吉,哪里还有空去拜访那个什么子爵的?此时,在帘幕边张望了下方半天的琉璃收回了眼光,转过头,好奇的问:“我们怎么救那位人鱼公主?再去偷吗?“风歧突然开口接话,说:“这里的防守很严密。“月灵不禁皱起眉。文森却笑了起来,一拍手,说:“我们为什么非要用那些不上台面的行为,这里是拍卖会,把她拍下来不就成了?“他这一语,如醍醐灌顶,大家清醒过来,是啊,只要他们能拍下来不就成了,何必那么麻烦。至于钱嘛,某位盗空别人国库的家伙,自然掏的出来。这一下,大家都感到一阵轻松,不过,那位心疼钱包的金发少年,不免揪出一张苦瓜脸,看的别人不禁莞尔。“哗啦……“包厢外的长廊突然传来一阵喧哗,走势图分析琉璃几步跳了过去,拉开一道缝隙,向外看去……一群人从长廊的另一端走了过来,领头的一名中年人身穿黑色的修士长袍,一条戴在脖子上的细细金链垂挂着金色十字架,一枚别在胸前的三角形徽章表明了他执事的身份,虽然,他高高的颧骨和鹰勾的鼻梁组合而成的阴沉容貌,实在显现不出什么神圣和慈爱。在他身旁的一人同样也是修士装扮,眯缝的小眼皱在一起,形成的谄媚表情,告诉大家,他不过是个比侍从略高一点的人物。而陪伴在执事大人另一侧,衣装华丽的秃顶老者就明显身份高等,一路行来,不少人弯腰行礼,说:“见过埃迪大人……“原来他就是昨晚主角们光顾过的大宅的主人,博斯·埃迪。琉璃看着这一行人进入了隔壁的包厢,便小心的带好了门缝,回过身来,说:“真巧,隔壁的贵宾好像就是那位埃迪大人。“月灵一震,急忙问道:“和他一同来的是什么人?““是两个光明圣教的修士,嗯……“琉璃想了想,“可能有一位还是执事。“没错,果然就是他们要找的人!月灵一弹指,一贯稳重的她,露出了难得的兴奋,说:“我想我们今晚可以把人鱼女王的任务一起完成。““哎……“同伴们不禁好奇的围了过来,商讨今夜的行动。时间飞逝,夜色渐浓,天涯镇上一月一度的拍卖会终于拉开了序幕。天鹅绒的桌子后方站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样貌并不出众,却透着精明干练,他挥挥手,深红的帘幕后推出一个带着滚轮的木台,安放在了桌子右侧,他站了过去,木台的高度正好齐胸,他拿起枱子上的一柄小木锤,敲了起来。“铛,铛,铛……“很快,响亮的敲击声盖过了人声的喧哗,大厅中的客人们渐渐安静下来。当所有人的视线击中在年轻人身上时候,他不慌不忙的开口:“各位来宾,请安静,本月分的拍卖会即将开始,首先我们要拍卖的产品是……“一项又一项罕见的珍宝,从帘幕后方推了出来,年轻的拍卖师也一项又一项的把它们拍卖了出去。上方包厢中,月灵诸人只是静静的观看,没有参与进去。“吱嘎……“包厢的门再度打开,一个人影溜了进来,定睛看去,原来却是风岈,不知他什么时候跑了出去。他接过琉璃递来的水杯一饮而尽,说:“我出去看过了,他们的侍卫并不多,我们在他们回去的路上抢一把,还是没什么问题的,只是……“他挠挠头,“不知道那个秘宝他们是不是带在了身上?“众人心中一凛,这的确是个关键问题。不过文森却给出了答案,“他们身上的确有一股水系元素的强烈波动。“他淡淡瞄了月灵一眼,没有说出,在他的身上他也感受到一种强大的,和水元素相似的力量。风岈在一旁忙着同月灵和琉璃解释,文森修习的魔法正是水魔法。“月月,你要看中了什么尽管说哟,我来买给你。“风岈望着下面热火朝天的拍卖现场,不忘讨好的说道。月灵沉静一笑,说:“不用……咦?“话才说了一半,目光扫到下方桌子上的木盘上,突然没了声。那是一只通体透明的紫玉钗,雕刻成凤凰的模样,深浅不一的紫色恰好妆点在凤凰的翅翼和尾羽上,显示出了一种鬼斧神工之妙。而最让月灵注意的,是那只玉钗身上隐秘散发出暗元素的气息,这更让这只玉钗透出一种妖异的神秘。她突然转过头来,说:“岈,能帮我买下那个吗?“风岈一楞,随即笑了起来,说:“当然。““紫玉凤钗开价一千两百个金币……““三千。“风岈当下翻了一倍还多,立刻让不少人望而却步。“三千五百。“另一声音从对面包厢中飘了出来,风岈不禁扬了扬眉。“四千。““四千五百。““五千。““六千。““八千!“下方的客席鸦雀无声,只有上方两个包厢中轮流传出报价声,逐渐高升的数字不禁让众人瞪大了眼,而台上的拍卖师,却喜上眉梢。这一边,双生王子殿下风岈却已经咬牙切齿了。“哼,我不信就赢不了他!“月灵掀开帘幕,向对面的包厢看去,恰好对面帘幕也掀了起来,露出一张秀雅的男性脸孔,他望着她笑了笑。月灵眼光一瞥,看到对方身后站着一个黑人侍从,原来他就是零·艾勒耿斯子爵。在拍卖师三次遗憾的重复报价中,对方并没有再次出价,紫玉钗终于落进了风岈的掌握。然而,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,随着时间的推移,拍卖会进入了尾声,同样也是高潮阶段,当年轻的拍卖师正式宣布最后的压轴是一只人鱼的时候,全场哗然。小人鱼是被装在一只巨大的玻璃缸里推出来的,透明的水中可以清晰看见她火红色的鱼尾和白晰的肌肤。人鱼公主湘湘双臂紧紧揽住自己小巧赤裸的胸脯,恶狠狠的瞪来,只是搭配上她张可爱无比的娃娃脸,显现不出一点气势。拍卖师高叫:“现在开始拍卖,起价三千个金币,每次报价不低于一百……“四周立刻响起一片摩拳擦掌的议论声,看来这罕见的人鱼,的确让不少人动了心。价格再度开始此起彼伏的高涨,月灵这边却迟迟没有动静,文森制止了躁动的琉璃和风岈,认为坚持到最后才出击,方是上上之策。从头到尾,风歧都不发一语。价格转眼已经飙升到一万枚金币了,文森在此刻开了口:“两万。“他清冷的语声全场皆闻,立刻有不少人开始打量这个包厢中的有钱人,到底是谁?最后,不免啧啧赞叹东方家族的财力雄厚。当然,也有不少人对着包厢投来不怀好意的算计眼光。“两万一次……““两万两次……“拍卖师报着价,煽动的语气渴望着新的价码开出,不过似乎没有人打算出更高的价钱了。就当他懒懒报出第三次价,准备敲下成交的锤音的时候,突然变故发生了!一个红发的男孩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,抬手就扔出一个竹筒。竹筒滚了几滚,两端冒出汹涌的烟雾,在整间大厅中散布开来,烟雾中似乎含着辣椒的气息,被熏到的人无不激烈的打着喷嚏,涕泪四射的破口大骂出来。“光……“一声巨响在台上响起,打着喷嚏的拍卖师反应过来,大叫:“来人啊!啊嚏……快抓住他!不……啊嚏……不要让他碰到拍卖品!“立时,场外一群大汉蜂拥上来,投入烟雾之中。上方包厢中,月灵五人面面相觑,没想到好好的计画在最后功亏一篑。文森叹息,“早知道应该把他绑在客栈就好了。“月灵和风岈心有戚戚然。只有琉璃有不同见解,说:“小海真是太勇敢了!孤身前来营救爱人,真是太太浪漫了!“众人听闻,不禁苦笑着摇头。此刻,风歧突然开口,说:“动手吧。“他的视线穿透烟雾,清晰的看到那个红头发的男孩渐渐被三个大汉围堵起来,马上就要成为瓮中之鳖了。众人反应过来,事到如今,干脆连那两万金币都省下来算了。月灵拍拍琉璃的肩膀,指了指隔壁,小侍女立刻心领神会。隔壁的包厢中,光明圣教的执事大人,对于下面发生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,在他眼中,这不过是一次茶余饭后的典型闹剧,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。他心中盘算着,今夜拍卖会后,应该赶紧启动定点传送阵赶回内陆,既然人鱼族已经察觉了这件秘宝的存在,自己不如快点离开才是正理。一边想着,他一边摸了摸怀中那个小小的人鱼雕像,为自己能够搜罗到神器,感到得意无比。因此,他没有注意到,包厢的门缝处冒出一丝丝的烟雾,渐渐开始在包厢中挥发开来。那是一种好美好的味道,带着怀念、温柔、甜美,让你渐渐陷入了深沉的美梦中,不愿清醒。渐渐的,一个又一个人歪倒在一旁,安然睡去,只有那位执事大人依旧强撑着眼皮,保持清醒。他已经感觉到不对劲,只是大势已去。包厢的大门轻轻的开启,一个金发的少年踮着脚尖走了进来,轻柔的动作似乎害怕惊醒这一屋子安睡的人们。他若无其事的来到执事的面前,伸手就向他胸前的衣襟摸去,执事凸出青筋的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。“你是谁?你要做什么?“他吃力的说着,奋力睁大眼睛,想要看清面前少年的面孔,但是徘徊在眼底的朦胧,却总是让他的视线一片模糊。金发少年嘿嘿一笑,似乎在嘲弄对方的愚蠢,他随手一挥,就挥去了执事无力的手掌。他说:“我是谁不重要,我做什么也不重要,你乖乖睡去才是重要。“他几个“重要“故意说的重重的,同时,一掌狠狠的敲在了对方的脖颈后方,让他“睡“了过去。“死老头,有够啰嗦。“风岈嘟囔着,再次伸手摸向对方的怀中,这一次,成功的摸出一个白布小包,打开一看,正是一个三寸来高的白玉人鱼雕像,连忙包好,收进怀中。他四下环顾一眼周围东倒西歪的人群,再望了望外面等待他的小侍女,不禁嘀咕道:“御香师真是个方便的职业……“当楼上包厢中,风岈顺利得手的时候,楼下的混乱更加剧了。饱含辛辣气味的烟雾随着时间推移,非但没有散去,反而更浓,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出现,喷嚏声在整个大厅中连绵不断。终于,有人忍受不住,打开大厅的大门,向外面冲了出去,一时间,众人仿佛找到了希望,纷纷向门口涌了过去。“大家,等等!等等……啊嚏……捣乱者已经抓到,拍卖会将继……啊嚏……继续进行……“拍卖师声嘶力竭的呼喊着,希望平复场内的骚动,然而未张其效,望着下方失去秩序的大厅,楼上包厢中的贵宾们也纷纷起身,离开会场。因而,没有人注意到,一个黑衣的身影来到抓住闹事男孩的大汉身后,一掌切了下来。大汉人虽粗,反应倒很灵敏,身形一偏,喝道:“谁?“黑影身形一飘,恍若一抹幽灵,依旧绕在他的身后,手掌摆了一个弧度,依旧去势斩下……小海感到掐在自己臂膀上的束缚一松,来不及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,他迈步就向前冲去,嘴里不忘大叫:“湘湘,我来救你……“只不过,他才冲出一步,后衣领上一紧,被人拎了起来。他大叫:“放我下来!““闭嘴。“一声冷冷的低喝传入耳中,带来一阵寒意,却是似曾相识,待要挣扎,脖颈后方遭到一下重击,两眼一黑,昏了过去。木台上一片水渍,来源正是那个巨大的玻璃缸,之前小海不知用了什么东西在玻璃缸上砸了一条长长的裂纹,水流就从那道歪歪斜斜的裂纹中,细细的流淌出来。此刻的人鱼公主湘湘满脸急躁,外面满满的烟雾,让她无法知道事态究竟发生到何种地步。突然她听见拍卖师说已经抓到闹事之人,脑中不禁轰的一声,眼中落下泪来。她惊呼:“小海!““嘶啦……“突然,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入耳中,紧接着,是一片哗啦的脆响,面前的玻璃居然碎裂成无数的颗粒,掉落下来,水,蜂拥的流泻而去。失去了水分的润泽,湘湘火红的鱼尾迅速转化成为两条白晰的腿脚,她怯生生的走了出来,一件白袍从天而降,罩住了她一身的春色。“跟我走,小海在另一边等你。“一只手突然出现,扣住了她的手腕,刚要挣扎,却听到这句言语,湘湘下意识跟着对方跑了起来。烟雾迷濛中,她隐约看出前方抓着她手腕的是一个黑发的年轻人,而身后似乎也跟随着一位男子,他手持着一把软剑,似乎在为他们断后。

  周六006 德国乙级联赛 雷根斯堡 VS 基尔 2020-05-16 19:00

,,宁夏11选5投注